DFA到阿基诺:为注定要死的Pinay寻求怜悯

日期:2017-07-05 03:33:02 作者:宰父渤 阅读:

<p>外交部(DFA)将敦促总统贝尼尼奥·阿基诺3日呼吁对菲律宾人玛丽·简·维罗索(Mary Jane Veloso)进行另一次宽大处理,这是菲律宾人因非法毒品罪被判处死刑</p><p>阿基诺早些时候写了当时的印尼总统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,要求宽大的维罗索</p><p>然而,当Joko Widodo于去年10月担任印度尼西亚总统职务时,他拒绝了所有未决的禁毒令请求,这与他强烈反对非法毒品的竞选活动一致</p><p>外交事务发言人查尔斯何塞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DFA将敦促总统要求Widodo对Veloso进行另一次宽大处理</p><p>他补充说,当印尼总统2月访问菲律宾时,总统阿基诺和维多多曾谈到过菲律宾人的案子</p><p>然而,没有承诺宽大处理</p><p>外交部长阿尔伯特·罗萨里奥也与他的印度尼西亚同行讨论了对Veloso的诉求</p><p>何塞说,政府并没有失去对Veloso表现出怜悯的希望</p><p>在印度尼西亚最高法院驳回第一次司法审查请求后,菲律宾的律师正在准备第二次上诉</p><p>在寻求另一次司法审查之前,律师必须完成第一次司法审查的法律程序,特别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最高法院裁决的副本</p><p>拒绝第一次司法审查请求的决定仅发布在法院网站上</p><p> “我们正在考虑所有法律和外交途径</p><p>我们将利用我们认为必要的任何措施,“何塞说</p><p> Veloso被拘留在日惹的一所监狱里,并没有被转移到Nusa Kambangan,也被称为印度尼西亚的执行岛</p><p>两名澳大利亚毒品走私者,“巴厘岛九号”的成员已被转移到该岛,并正在等待行刑队因在2005年失败的海洛因走私阴谋中的作用而死亡</p><p>澳大利亚人Andrew Chan和Myuran Sukumaran是被处决的10名毒囚犯之一</p><p>该集团最初包括Veloso,以及法国,巴西,加纳,尼日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公民</p><p>维多多也早些时候否认澳大利亚人要求总统宽恕</p><p>尽管何先生无法确定Veloso案件与两名澳大利亚人的区别,但他暗示可能是因为澳大利亚人无法按时提交申诉</p><p>印度尼西亚允许Veloso完成所有未决的法律上诉,然后才能将谴责或饶恕她的裁决定为最终裁决</p><p> 30岁的Veloso于2010年作为马来西亚旅游者进入日惹</p><p>她是一位单身母亲和一名非正式工作者</p><p>她被抓到她手提箱里装了2.6公斤海洛因,